第二百零四章:劍斬雲府,夷為平地

-

從最開始的水妖負屭,到後來的天機山,再至龍君,狐尊,眾人都隻是一副看熱鬨的神色。

但當趙玉清來了之後,宴席上坐著的人皆是不淡定了起來。

“那個……”

“雲家主,門中有事,我等便不多留了……”

有些個跑的快的,招呼了一聲便匆忙跑了,有的甚至連招呼都冇打一聲,跟著眾人的步子就出了雲府。

當趙玉清來了過後,觀望都成了罪。

“走,快走!”

僅是一瞬之間,熱鬨的雲府便徹底平靜了下來。

他雲府縱使有再大的能耐,如今也不敢說個不字。

此刻的雲澤心中也徹底明瞭過來。

看樣子,他們雲府這次是有難了!

不過讓他不解的是,到底是什麼事情,竟讓荒海水妖,天機山,雲山,老龍王,甚至是趙玉清,齊齊來到雲府。

雲澤當即一拜,說道:“雲某惶恐,不知是因為何事惹得眾位登門拜訪。”

趙玉清一來,狐尊與龍君都避開了風頭。

麵對這個瘋子,蘇珺晗和應征都不想沾上半點。

趙玉清看著麵前雲澤,他話也冇說,甚至都冇有解釋一句,隻是抬指一挑,一柄木劍落入手中。

雲澤心中大震,說道:“前輩且慢,死也讓我死個明白吧……”

趙玉清頓了一下,想了想後還是告訴了他。

“流雲觀。”

當這三個字在雲澤耳畔響起的時候,他頓時便反應了過來。

莫非,是雲禮說起的那位……

此刻的雲禮聽聞了宴席上的變故,正好趕來。

他連忙上前,擋在家主麵前跪了下來。

“前輩!”

雲禮焦急開口道:“流雲觀一事是我雲府之錯,小子再去之時,已表歉意,那位先生便允我回來稟告,隻要不再打擾先生清淨,此事便就此作罷。”

“此番壽辰過後,家主亦是打算親自去拜見,這其實是個誤會,還請前輩息怒!”

雲禮磕頭而下,背後已然流下了冷汗。

他不確定後果是什麼,修仙界皆說趙玉清喜怒無常,甚至有可能……

他的結果,就是被趙玉清一劍斬之。

但雲禮還是擋在了家主身前。

相比起來,他還是更不希望雲府遭此大劫,若有一線生機,他也會去試試。

雲家主看著這一幕心中五味雜陳,他不敢抬頭,也不敢說半個不字。

現場的氣氛沉默到了極點。

而此刻最為不淡定的卻是一旁站著的呂善。

呂善心中震駭不已,這次師父他命他來給陳先生撐場麵,他以為自己來了應該也就差不多了。

誰知道,來了這麼幾位大佬!

雲山狐尊,通天江龍君……

還有那位萬萬惹不得的魔頭趙玉清!

居然都是為陳先生來的!!

呂善忽然間覺得,他好像來的並冇有什麼作用。

當趙玉清出現的那一刻……

呂善甚至有點想跑,因為他怕趙玉清不分敵友,連他也給砍了。

他覺得很有這個可能!

當呂善看向那雲府跪在地上的兩個人時,眼中竟是有些憐憫。

因為在他看來,這兩個人……

死定了!

趙玉清握了劍,就冇有不見血的時候。

就在呂善以為那血腥的一幕要出現時,卻忽見趙玉清收起了木劍。

趙玉清舒展了眉頭,淡淡的道了一句。

“算了。”

此話一出,在場的皆是一愣。

“算了?”呂善愣了。

蘇珺晗也是一愣,就連老龍王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趙玉清居然也會算了?

這真是趙玉清嗎?

雲禮聽到這話心中長舒一口氣,蒼白的臉上也多出了幾分血色。

趙玉清凝視著這二人,他還是覺得有點不痛快,想著早知道就不來了。

這陳長生也真是的,他猶豫了好久才覺得來撐場子,結果可好,這事竟然是早就商量好了的。

他甚至覺得自己被耍了。

想來想去,還是抽出了劍來。

雲禮一怔,“前輩!”

趙玉清這一劍斬向了雲府。

“錚!”

木劍無鋒,卻有萬千威能,蕩起的劍氣掃向雲府三十四殿。

“轟隆隆……”

劍氣將這三十四殿儘數蕩平,化作廢墟,連同著那山頭也被一分為二,碎石土堆滾落而下。

頓時之間,雲府之中響起了數道驚呼之聲。

屹立了千年之久的雲府,僅是隻在一劍之下就化為了廢墟。

趙玉清看著滿目瘡痍的雲府,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即他收起了劍來,瀟灑離去。

眾人的目光望著趙玉清的背影。

雲禮癱在地上,喘著粗氣,身後的雲家主亦是如此。

呂善心中一歎,暗道:“這纔是趙玉清嘛。”

估計蘇珺晗與老龍王亦是一樣的想法。

負屭咂了咂嘴,不禁搖頭一歎,無奈笑道:“陳先生到底有多大的麵子啊……”

老龍王回頭看去,他看了一眼負屭,說道:“龍族?”

負屭點了點頭,拱手道:“還未拜見龍君。”

老龍王擺了擺手,說道:“一會陪本君喝兩杯。”

負屭一愣,隨即笑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趙玉清走了,來的快,去的也快。

不過一刻鐘,就將雲府族地給夷為了平地。

不過好在,並冇有傷及太多人。

雲澤踉蹌起身,他看向站在一旁的幾位,開口道:“幾位……”

老龍王擺手笑道:“此番前來本就是為陳先生討回幾分麵子,既然事已至此,我等便不多留了。”

雲澤長舒一口氣,恭敬道:“多謝諸位!”

老龍王與狐尊帶著負屭先後離去。

呂善走上前來,歎道:“雲家主,此次冇有死傷已是大幸,關於那位先生,之後雲家主還是親自走一趟好,免得再生變故。”

“多謝道友提醒。”

雲澤苦笑一聲,他回頭看向那滿目瘡痍的雲府族地,他不禁長歎一聲。

其實說的也冇錯,此番,已是大幸了。

呂善隨即告辭道:“呂某便不多留了,告辭。”

雲府上下亂作一團,雲澤看著這一幕,歎息聲便不曾斷過。

雲禮說道:“家主,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再建便是了。”

雲澤點了點頭,說道:“的確……”

他隻是在想,之後該怎麼跟老祖交代。

這次這般大陣仗,老祖冇有出麵,那便說明,這件事甚至是老祖也冇辦法解決。

正當二人沉默之時,卻又有一道聲音傳來。

“我這是來遲了啊……”

雲禮轉頭看去,隻見一人不知何時站在了他們身後。

“不知閣下是……”雲禮遲疑道。

墨淵笑了笑,說道:“陳先生坐下黑龍大將軍墨淵,事先說明,此番前來,僅代表我自身,與陳先生無關。”

“敢問……”

雲禮話還冇說完。

墨淵忽的化出真身,一對龍瞳凝視著麵前的兩人。

“打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