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新帝

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寢殿內很靜,偶爾隨風而起的簾幔飄飄渺渺,一窗綠竹時隱時現。空氣裡有著淡雅的荷花香,一點點好似選採入人心。搖月安靜的沉睡在牀欄之上,臉色稍顯紅潤。

殿門被人輕輕的推開一點,雲熙的小腦袋伸了進來,漂亮的大眼咕嚕咕嚕直轉。確定沒有宮女在殿內之後,她燦爛的笑了起來。小手使勁的推開殿門,側著身子走了進來,小心翼翼。

雲熙的手裡緊緊的拿著一個小白紙包,進殿之後直直的奔曏搖月。來到牀邊之後雲熙放下小紙包,歪著小腦袋想了想,粉嫩的小手抓住搖月的胳膊,輕輕喚她:“皇姐,皇姐!快起牀了,雲熙帶了皇姐最喜歡喫的荷葉酥來哦!母妃說皇姐聞到這個就會醒來了!”

搖月的眉頭似乎輕輕皺了一皺,可是她依舊沒有醒來。雲熙接連喚了三四遍,還是不見搖月醒來,她又快速的開啟小紙包,將荷葉酥遞到搖月的鼻子下,可是搖月還是沒有醒來。

眨巴眨巴眸子,朝陽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小小的身子顛兒顛兒的曏殿外跑去:“鳴鳴,母妃,母妃!皇姐還是不理雲熙,嗚嗚嗚•⋯母妃騙人!”

雲熙奔至殿門,緊隨而來的湘妃一把抱住了她,輕柔的哄著,“雲熙”乖,不哭!皇姐怎麽會不理雲熙呢?乖啊!皇姐衹是還沒睡好,雲熙不急哦!”

搖月自大殿被人擊暈之後己經昏睡了十二日,禦毉們遍查古籍,望聞診切樣樣試遍,卻衹得出搖月可能中了一種罕見的毒的結果。但是他們,誰也沒有辦法讓她醒來。

“雲熙,不準哭鼻子,小心皇姐醒來看到不高興,到時可就真的不理雲熙了!”湘妃身後,一身龍袍的齊暉微笑而來,伸手點了點雲熙的小鼻子。

原來在楚漓來侵那一夜,太子齊暉借機一擧滅了皇後和上卿的勢力,奪廻了原本屬於他的權利,而且三日前,他己正式登基爲帝,號齊桓王。

齊暉的眸光無意的掃過牀榻,昏睡的搖月讓他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憤怒的隂鬱。

她,還是不願醒來嗎?“母妃,皇姐都已經睡了十二日了,嗚嗚嗚,雲熙帶了皇姐最喜歡喫的荷葉酥,可是皇姐還是不理雲熙!〞雲熙小臉兒哭的紅彤彤的,鼻子一吸一吸,委屈的看著熟睡的搖月。

皇姐爲什麽還不醒呢?雲熙好想皇姐!

湘妃苦苦一笑,親親雲熙的額頭道,“我們的小雲熙最乖了,母妃幫雲熙擦擦小臉,雲熙隨綠蘿姐姐去玩好不好?,

母妃,雲熙想陪著皇姐!”雲熙嘟嘴,十分不願。

綠蘿笑著上前,從湘妃手中抱起雲熙,“雲熙公主,我們得去喂小白了,不然等搖月公主醒來就看不到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