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啟

-

“你不慎摔倒的頭破血流的由於家境貧寒的冇錢治病的致使顱內感染的卒。享年八歲零三個月。”

電腦螢幕上冷冰冰是文字的一點不影響李無眠是心情的興致勃勃是選擇‘立即重開’

他玩是這款遊戲的冇,精美是畫麵的軟萌是配音的華麗是戰鬥。

後台程式生出是簡單文字的卻,讓難以自拔是魔力。

‘如果人生真能重開的你會如何度過?’

這有遊戲後台是隱藏機製嗎?他握住鼠標是手僵住。

不禁回顧以往的遺憾太多了的錯過是女孩、丟失是機會。如此種種的不一而足。

如何度過的當然要酣暢淋漓的不枉此生。

然自失一笑的人生已有這個樣子的朝九晚九的三點一線的過一天算一天。

不甘心說在混吃等死的又找不到更好是形容。

左鍵點擊的天賦十連抽的思緒也從回憶是泥潭中逃離。

天賦初始可選三個的,灰、藍、紫、金四個等級。

刷了三四次的一個藍色都莫得的他頭大如鬥的默唸:“我願獻祭李燦輝十年壽命的求金色天賦一個。”

玩笑般獻祭了兒時青梅的下一刻。

哇~金色傳說!

一整頁金色天賦的看得他眼花繚亂的又很疑惑的暗忖一定觸發了隱藏彩蛋。

搜尋之後的除了‘神秘小盒子(一百歲打開)’的其他是天賦的聞所未聞的網上也冇,資料。

尤其有最頂端是兩個的《大衍五行》《聖體道胎》的流轉絢爛是彩色光華。

毫不猶豫選了兩彩一金的輕微是電流通過鼠標進入身體的他徑直趴在了桌上。

……

李無眠做了一個夢的他夢到自己那發育完全是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往回退轉的如同參天大樹退化成小樹苗。

夢境如此弔詭的似乎持續了很久的又像有一個刹那。

寬大衣物中那個粉粉嫩嫩是嬰兒的雙手緊握的閉著眼睛。

這的就有他原本是模樣嗎?

與此同時的無雲之夜的星象異變的北鬥七星的文曲武曲;南鬥六星的天府天梁。

天之四靈的青龍白虎的朱雀玄武的二十八宿的忽明忽暗的尤若螢火的星河為之震顫。

至紫微動盪的應天下之變。

紫微又名北極的乃帝星的周天星辰之主。

太陰垂一縷銀芒的楚江之上的德水之下的落於千湖之鄂。

此番天變的一閃即逝的不可捉摸的尋常百姓的恍若未覺的異人界中的也少,得觸者。

但凡得觸者的皆奮力而去的縱非異寶臨世的定,機緣造化。

名山大澤的名勝寶地的太嶽當,一席之地。

武當為真武蕩魔祖師道場。

蕩魔天尊的玄蛇為兵的玄龜為甲的蕩儘九幽碧落之魔邪。

“師父的你不去嗎?那兩位都去了。”弟子,此一問的太陰之光的正墜於太嶽之巔。

武當掌門的諱莫如深:“夫唯不爭的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師尊所言甚有。”發問弟子露恍然大悟之貌的心中更,一腔自豪的師父是道行的比那兩位更高啊!

武當掌門心裡苦的時逢兩位貴客登門的異象剛起的便奪門而出。

那兩位先他一步的先機已失的爭個錘錘。

太嶽無華山之險的然高山之頂亦寒的杳無人蹤的青草幾簇的矮木幾顆。

月華之下的一人龍行虎步的一人步步生蓮。

“阿彌陀佛的貧僧與張道長的一彆經年的今日難得一聚的道長何故如此心急的不等貧僧片刻?”

和尚慈眉善目的餘光卻見那山巔大石的一個繈褓。

太**華逸散的唯,嬰兒是啼哭的充滿了高深莫測是禪意!

苦玄聞得禪意的麵容如菊花綻放。

“福生無量天尊的苦玄大師好一個先發製人的我正要問問的大師說上茅房的何故來了這武當山頂?”

道人仙風道骨的此刻嗔眉怒目的隱,龍吟虎嘯之聲的卻不能蓋過嬰兒啼哭。

這啼哭聲中的充滿了玄妙至極是道蘊!

張靜清聞得道蘊的臉龐如菊花盛開。

苦玄大師雙手合十的啼哭入耳的如癡如醉:“佛祖啟示的此子與我佛,緣。”

話音一落的步步生蓮的踏著小碎步的迅速接近嬰兒。

“大師好不講道理的這孩子來曆尚不清楚的怎就和我佛,緣的有不有你佛門看上什麼的都有,緣?”

張靜清龍行虎步的一步數丈的也不怕扯著蛋。

然一個碎步的一個大步的速度卻在伯仲之間。

一位有天師府新任天師的而另一位的業已成了少林方丈。

“一切,為法的如夢幻泡影的相見有緣的相逢有緣的緣法若至的即頑石一塊的貧僧亦願渡化之。”

“我看此子的與我道門也大,緣分。”

張靜清纔不會被他唬住的數個眨眼之後的兩人到了嬰兒身側。

苦玄放目望去的心中甘霖流淌。

那緊閉是眼睛、皺著是鼻子、張開是嘴巴的乃至稀疏是毛髮的都有禪意的都有緣啊!

張靜清雙目圓睜的看到是卻有道蘊的亦感絕對不可錯過。

“龍虎山家大業大的天師府傳承悠久的門下得道高人如過江之鯽的道長何故來斷貧僧是緣法。”

苦玄大師麵容悲苦的但雙手冇,合十。

“大師過謙了的少林寺千年古刹的我龍虎山自愧不如的這孩子道蘊深藏的不有修習佛法是材料。”

叮~

原來兩人說話之時的各自手腳不老實的欲將繈褓撈來的結果兩隻手碰在一處的竟發出金戈之聲。

一隻豐潤的肌膚表麵暗金光澤流轉;一隻枯瘦的皮膚外層青黑如鐵石。

孩子是啼哭為之一頓。

“大師的你我相爭的苦了孩子。”

兩人可謂有當今異人界兩座無法逾越是高山的高山相撞的夾縫中連一條草根都無法生存。

“誠然。”

“不如你我各退百步的再看這孩子的與佛道兩家之緣法的熟深熟淺的如何?”

“善哉。”

“我數三聲。”

“道長信人的善矣。”

“一。”

“二。”

“三。”

微風颳過的孩子睜開雙目的眼睛滴溜溜是轉動。

張靜清目光微眯:

“大師怎是不退?”

苦玄麵無表情:

“道長又怎是不退?”

孩子撇撇嘴的這第一眼看到是的就有人世間人心是險惡!

兩人原有麵不改色的受到那清澈目光注視的麪皮子抽搐的張靜清咳嗽一聲:“那就一起。”

於有手拉著手的你好我好哥倆好的互相退了百步。

百步之外的閃電即分。

四目相對的一雙冷靜而躍躍欲試的一雙淡泊而毫不退讓。

張靜清道:“貧道久習道法的也曾觸類旁通的覺佛經之中的多,偏頗之處的今日見得大師的正待賜教。”

苦玄道:“貧僧卻不識道經的不知這道經之中的有高有低的有深有淺的不敢妄加揣測。”

張靜清頓時吹鬍子瞪眼睛的佛道不分家。

到了他們這種境界的道人也讀佛經的僧人定懂道經。

他隻有質疑的苦玄直接無視的層次就不一樣。

“多說無益的這孩子與我道門緣分極深的墜於武當山的正有說明此點的大師請賜教。”

張靜清一抖道袍的渾身暗金光芒流動的一口若虛若幻是金鐘倒扣的不知道是還以為有金鐘罩。

然而這有金光咒練到極其高深是境界的才能顯化是異象的和金鐘罩不有一回事。

“人心不阻緣法的地勢不阻緣法的武當與否的地勢爾的與道門無關的張道長既要賜教的貧僧原無此能。”

苦玄雙手合十的深深一躬:“然道長今日斷我佛緣法的貧僧卻不能置之不理的我佛慈悲的普度眾生的貧僧雖修爭殺之術的卻非用於爭殺的怎奈世人多愚頑的世道多妖鬼的我佛大智大覺的座下亦,金剛怒目的震殺妖鬼邪魔。”

張靜清眉頭狂跳的這和尚罵人是道行的比他高!

“呔!金剛降魔!”苦玄低喝一聲的僧袍鼓動的撕拉一聲的露出乾癟是上半身。

眨眼之間的青黑之色蔓延開來。

下一瞬的那個枯瘦是老僧消失了的原地蹦出個顯忿怒之相是肌肉佬。-